税务总局一声令下,逃税牟利的主播慌了

作者:平安 来源:新闻网

  依法纳税是每个公民应尽的义务。

  几天前,税务总局的一则新闻,宣告这一轮对明星、主播群体的查税已经开始。

  2021年9月,税务总局驻上海特派员办事处统筹协调浙江、广西等地税务部门,依法对两名主要从事电商和直播带货的主播涉嫌偷逃税情况立案检查。

  检查发现,两名主播均涉嫌违规将个人收入转变为企业经营收入,进行虚假申报少缴个人所得税,涉税金额较大。目前,案件正在检查之中。

  这次抽查并非毫无征兆,不久前的9月18日,税务总局就发布了一则《通知》,要求加强文娱领域从业人员税收管理。

  根据《通知》:

  1.近期要结合2020年度个人所得税汇算清缴办理情况,对存在涉税风险的明星艺人、网络主播进行一对一风险提示和督促整改;(小巴翻译:请务必重视,查税开始了)

  2.对2021年底前能够主动报告并及时纠正涉税问题的,可以依法从轻、减轻或者免予处罚;(小巴翻译:主动补税还有机会,别错过)

  3.对税务机关调查核实和督促整改工作拒不配合的,要依法责令限改,并提请行业主管部门和行业协会协助督促纠正;情节严重的,要严肃依法查处。(小巴翻译:你若拒不悔改,我必依法办事)

  其实,早在2018年范冰冰逃税事件后,税务总局就对明星艺人展开过一轮查税。同样,当时也有“自查自纠补税,减轻或处罚”这一项,各路明星识趣地在年底前补交了约118亿元个税。

  相比于上一轮的查税,这一轮查税的特征是将网红主播群体也纳入监管范围。

  这跟直播电商的崛起,市场规模不断扩大有关。

  据阿里财报,2020年淘宝直播GMV超过4000亿元,同比增长约100%。据快手财报,2020年快手电商GMV为3812亿元,同比大幅增长539.5%。据晚点LatePost数据,抖音电商2020年GMV超过5000亿元,比2019年翻了三倍多。

  水大鱼大,直播电商的池子越大,网红主播们的收入越可观。部分头部主播的收入不亚于明星,且偷逃税风险较大,因此被纳入监管。

  总而言之,对于明星、主播网红群体,税收是越查越严。不过,对于他们来说,公司主体形式和公司注册地的不同,缴税的金额也相差甚大。这意味着,不仅要严查,还要堵上那些可能存在偷逃税的漏洞。

  据“财新”报道,目前中国对明星个人工作室等个人独资企业不征收企业所得税,而是个人所得税。但一些地区出于招商引资需要,对明星个人工作室采用核定征收方式,而非更为严格的查账征收,并且将个税核定征收率定得极低,甚至低于普通劳动者工薪所得最低档的3%税率。

  收入极高,税率极低,显然行不通。

  这次税务总局的《通知》中,着重提到一点:对明星艺人、网络主播成立的个人工作室和企业,辅导其依法依规建账建制,并采用查账征收方式申报纳税。

  这意味着,明星们想用“核定征收”方式来规避高额个税的漏洞,被堵上了。

  对此,小巴联系了税务专家、直播业内人士和律师,他们的观点都非常有料,比如:

  ① 通过计算,以明星1亿/年的收入,采用查账征收缴税需要比核定征收多缴纳600多万的税收。

  ② 直播江湖有句话:“直播带货,主播赚的钱叫税钱”。

  ③ 明星偷漏税情况比之前好很多,但会采取更多元化、更隐蔽的方式。

  下面,就具体来看看各方的观点。

  主播带货的模式有三种:

  ① 主播在自己的账号上卖自己的货;

  ② 主播在自己的账号上卖别人的货;

  ③ 主播在别人的账号上卖别人的货。

  目前偷漏税风险较大的是第一种主播。比如,某平台上的一个头部主播,在自己的账号卖自己的货,卖得很好,一年营收额上亿。他从平台的小店后台提取了上亿的营业额,但平台只扣除5%的技术服务费,剩下的收入需要主播自主申报缴税,但很多主播并没有申报缴税。

  这类主播以个体户为主,若合法缴税,税费将是很大的开支。以服装行业为例,扣除退货,大约还有20%的利润率。作为个体户,一个月的收入超过5.5万,需要扣除35%的个税。

  江湖有这么一句话“直播带货,主播赚的钱叫税钱”,虽然夸张,但一定程度上反映出这类主播的偷漏税情况比较严重。

  第二种主播,风险相对低一点,主播在自己的账号上卖货,卖的是其他店家在平台上开店销售的产品,比如主播在抖音上可以挂载“精选联盟”上的各类货品,而在快手上叫做“好物联盟”。

与本文相关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