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造车第二梯队的“小米们”,困在性价比中

作者:平安 来源:新闻网

  2011年深秋,北京798,雷军模仿乔布斯经典的黑T恤配牛仔裤穿搭上台,喊出“为发烧而生”的理念,就这样带领小米出杀入智能机市场。

  10年后,仍然有人说“小米十年,难跃高端”,于是,在尝尽了“性价比”之苦后,五十岁的雷军再次踏上造车的创业之旅。不过,这次没再提过性价比,也没说发烧。

  但在这场新造车势力风起云涌的大潮中,也有人要做下一个“小米”。

  2018年6月初,同样在北京798,合众新能源正式发布了旗下新产品品牌——NETA哪吒汽车,这是作为总裁的张勇对新品牌的希望——走向资本市场的胜利。创始人张勇,宣称哪吒是“人民的汽车,20万以上的车我都不碰”,“相比华为、苹果,我更愿意哪吒汽车比作做小米”。

  同年,威马第1款车EX5问世,创始人沈辉更是直言,“不做富人的玩具”。

  为了奔赴这样的目标,他们从切入新能源这片市场伊始,就站在了极致性价比的中央,基本都布局在20万元以下的车型,其中零跑和哪吒更是切入微型电车的市场,在10万元以下角斗。

  威马、零跑、哪吒、爱驰等新造车第二梯队的故事,起始于创始人在传统汽车圈的“叛变”,但每一步都没想象中简单,而新能源领域的马太效也在进一步加剧:向前,第二梯队追赶不上一路狂奔的蔚来、小鹏、理想;向后,有一众传统车企转型新能源,又遇上互联网大厂的入场造车狂欢,新造车第二梯队的命运将何去何从?

  卖车、卖车、卖车

  还曾是蔚来天使投资人的雷军,介绍了小米联合创始人黎万强给蔚来创始人李斌,分享小米社区运营经验。学成归来的李斌,建立了蔚来的“饭圈”,甚至成了“蔚来粉”的爱豆。

  雷军自己更是敢怒敢言,直接喊话友商“不服就干”。于是,“老一辈”的汽车人也有样学样的效仿起小米,学习互联网的Boss营销模式。毕竟,这是一套被验证过成功的理论,也让蔚来直接摘取第一梯队的皇冠。

  威马创始人沈晖学到了真传,上一次出现在公众视野,是对话王兴要打赌,威马一定是TOP 3,王兴没有回应;最近的一条微博是他转发了网红李雪琴,一条倒不进去车的微博,并抓紧宣传自家新车的自动泊车技术,当然,李雪琴也没有回应。

  有回应的是实打实的销量。2018年威马EX5交付大会上,沈晖提出的目标是“2018年实现1万辆交付,2019年销量将达10万辆”。后来,据威马内部人士表示,“公司可能感觉(10万销量)不合适,改成7万”。最终,这两个目标无一实现。

  2020年,这个愿望可能还无法如愿,而威马则一直下坠。如今,已经进入6月末,但威马迟迟未公布第一季度的销量。今年前4个月,威马汽车的累计销量为8576辆,减去4月份销售的3027辆,威马汽车第一季度累计销量约为5549辆。

  简单对比一下,一季度,蔚来卖了20060辆,小鹏卖了13340辆,理想卖出了12579辆;就算是同处第一梯队的战友哪吒汽车也卖出了7443辆,去年还只有1000多销量的零跑汽车也卖出了10019辆。

  威马如今的销量,逐渐让人忘记,威马曾是第一梯队,被誉为“造车四小龙”,并曾凭借威马EX5占据销量第一名长达8个多月。

  其中主销车型威马EX5今年的累计销量为7540辆,占威马汽车总销量的87.9%,这样推算,无论是2019年EX6车型,还是今年新推出的车型W6,销量可谓“惨烈”,新款车造了个寂寞。

  作为威马四大代理商之一的某家销售集团告诉Tech星球,该车型降价5万元促销,相当于13万元左右就能提车,2020款处于清库存的状态,并且隐晦地向Tech星球表示,有可能就不造这款车了,以后会主推W6。

  此外,Tech星球独家获悉,威马内部人士透露,下半年威马还会推出新款车型,暂时代号为M8,为轿车系列开山产品,价格将会上探20万元,是想要杀进小鹏P7的价格区间。

  哪吒张勇的微博就显得冷清,既没认证也不加V,每一条信息下面几乎是0评0赞0转发,最近唯一有6条评论的,是蹭了和自己同名同姓海底捞创始人的“段子”。

  错过了上海车展的爱驰创始人付强,也开始学习用户运营思维贴近消费者,“新车上市前期,开了一些线下店,但疫情来袭,又关了一半。”在媒体面前坦言“心甘情愿做网红,来传播品牌”, 但目前来看,消费者并不买帐,2020年爱驰U5全年销量累计仅2800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