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而未止 电子烟线上销售“暗度陈仓”

作者:平安 来源:新闻网

  两年前,国家烟草专卖局和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联合发布“线上禁售令”,一场关于电子烟的市场监管风暴开启。两年时间过去,电子烟正在以挂羊头卖狗肉的形式在线上开展生意。近日,北京商报记者发现,在淘宝平台店铺下单的收纳盒,到手的是同价位电子烟产品,而一旦跟店铺有了接触,商家便会推荐消费者添加卖家微信,买家可以在不提供身份信息的情况下,更加便捷地购买到电子烟。

  事实上,添加卖家微信畅通无阻购买电子烟正成为当下部分品牌和经销商的方式之一。在业内人士看来,电子烟管控愈发严格,利益驱动下一些品牌及部分经销商希望尽快出货,淘宝、微信成为有效渠道之一。随着国家层面监管收紧,如何真正退出线上,为未成年人提供安全可靠的保护机制,成为电子烟品牌和监管部门共同考虑的问题。

  收纳盒变身电子烟?

  挂羊头卖狗肉的剧情正在电子烟市场上演。根据两年前国家烟草专卖局和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联合发布的《关于进一步保护未成年人免受电子烟侵害的通告》规定,电子烟生产、销售企业或个人应关闭电子烟互联网销售网站或客户端,同时不得在互联网平台进行广告宣传。

  然而,北京商报记者发现,原本应该在各电商平台下架的电子烟产品换了个马甲后继续在各平台进行销售。在淘宝平台搜索戒烟器、VTV、柚子等相关词汇,会弹出大量电子烟充电盒、收纳盒等信息,与店铺人员沟通付款后便可收到电子烟产品。

  北京商报记者与淘宝平台一家销售多款电子烟充电盒的“电子雾实体店”店铺客服人员沟通后,该人员提供了一条选择电子烟烟杆和烟弹的链接,在客服人员的引导下,可下单与电子烟同价位的充电盒订单,付款后电子烟产品可直接邮寄到家。一番操作后,客服人员会推荐消费者添加微信,日后可以微信直接下单或者通过微信选择口味款式,再回到淘宝下单相应价位的充电盒进行操作。在全程咨询、购买的过程中,销售人员未索要身份信息。

  除了电商平台隐秘销售外,电子烟微商代理队伍也日益庞大。北京商报记者发现完全不需要任何资质就可成为电子烟代理微商,销售产品从厂家直接发货,微商代理利润丰厚。根据微商代理提供的价格表,VTV小套装(一杆一弹)代理拿货价格为55元,建议零售价为128-298元。铂岚POOLAN铂岚单杆代理拿货价为190元,建议零售价为260-399元。伏桃套装两弹清空系列代理拿货价为90元,建议零售价为168-268元。

  在山红创新研究院院长、封闭式电子烟发明人、新型烟草研究员王山红看来,国家层面对电子烟销售监管收紧,为了获取利益,不排除一些电子烟品牌存在允许微商、线下门店接入微信销售等情况。

  一家电子烟品牌相关负责人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微商这一形式,违反了国家对于互联网禁售电子烟的相关规定,同时对未成年人保护形成了严重的风险。

  添加微信购买成常态

  值得注意的是,按照上述某电子烟品牌负责人的说法,通过添加微信买卖的微商形式属于违规行为,但北京商报记者在走访过程中发现,这种通过添加门店负责人微信购买电子烟的情况已经成为常态。

  根据上海市中山公园龙之梦的喜雾电子烟实体店内销售人员介绍,店里可以提供微信购买邮寄的服务。北京三里屯的VTV电子烟线下门店销售人员表示,可添加微信下单购买电子烟产品。值得注意的是,在随后微信咨询、购买、邮寄的全程中,上述销售人员都没有索要任何身份信息。

  王山红表示,线下门店销售人员推荐添加微信、在微信销售以及一些微商代理的方式属于违规行为。

  对此,多个电子烟品牌方也给出了否定的态度。喜雾相关负责人表示,喜雾的中国区官方授权销售渠道只有线下专卖店和线下授权网点,不包含微商。公司一直不允许线上销售,公司会进行查证,如果情况属实,线下门店确实接入微信销售渠道,会对相应店铺进行相应的处罚。

  至于未向购买者索要任何身份信息,喜雾相关负责人表示,“我们在每一家店铺都设置了未成年人禁止使用和禁止出售给未成年人的标志,在公司政策和合同上都会明确禁止门店销售给未成年人,如有违反将会受到严厉处罚和取缔合作资格。消费者进店购买会要求其注册会员,未满18周岁无法注册”。

  同样,VTV相关负责人给出的说法是,公司不接受任何线上销售及渠道,所有线下门店必须按国家要求悬挂禁止向未成年人销售的标志。针对线下门店未向消费者索要身份信息一事,上述VTV相关负责人表示会严查销售渠道问题。